新浪分分彩计划在线欢迎您的到來!

關鍵詞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本站動態

山東費縣許由城村改造亂局亂象之我見

時間:2014-03-30  來源:中國反腐快報網  王言珉

歷史上最糟蹋人的體育運動是鐵人三項,而在當今社會由于缺乏對權力的監督和信訪制度的不健全,又出現了新的鐵人三項,此山寨版鐵人三項出現在我中華大地且大有“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態勢,在糟踐身體、考驗意志的基礎上又增加了精神折磨,運動員是清一色的訪民,伸冤、上訪、被維穩成為新的鐵人三項,好多運動員被淘汰出局,只有少數人發現自己堅持到最后又回到了起點,剩下的只有無奈。
山東杜元章、王俊華、杜元峰、劉振華、杜元勇、劉振海、杜元山、王玉山等人就是中國社會底層人士參與新鐵人三項運動的典型杰出代表性人物。他們都是山東一個叫許由城村的村民,許由城村從 2009 年持續至今的舊村改造讓杜元章等若干村民淪為新鐵人三項運動員,并且欲罷不能。他們的村官呂寶明和許由城村所在地鎮里的多名官員曾被杜元章等人發帖揭發、控告,有關部門也曾重視杜元章等人的控訴,可至今杜元章等人未曾息訪。
在 2014 年 1 月之前,我與杜元章等人素未平生,短暫的接觸后杜元章卻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并不是因為他與朱元璋的“元璋”同音。如果非要讓我給杜元章寫一個簡介,我會寫到:個子不高年紀與我的父親相仿,滿頭烏黑的頭發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面孔,多次因檢舉、揭發、控告許由城舊村改造涉嫌非法占地、非法拆遷并控告他們村書記違法亂紀遭恐嚇、威脅,但至今仍在堅持參與許由城村的新鐵人三項運動,他是許由城村新鐵人三項運動的代表性人物,這就是杜元章。如果我能夠,我愿記錄下杜元章一行人從 2009 年至今所有的舉動,為元章,為自己。
舊村改造
許由城村位于山東省臨沂市費縣探沂鎮東部 2 公里,祊河南岸,以上古高士許由命名,是春秋、漢代古城。許由城遺址位于村駐地及其周圍, 1991 年公布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是費縣目前發現的三大古城之一。從臨沂火車站打車只要花上 70 元錢便可到達許由城村。
事實上,許由城大部分村民從 2009 年到今天的日子過得很不消停,因為許由城村委會在 2009 年打著舊村改造、新農村建設和增減掛等名義,在沒有拆遷許可證,沒依法辦理征地手續的情況下在村內大搞非法拆遷、占地和野蠻逼遷,許由城村民呂現立還因為拆遷被砸死,舊村改造對他來說也許只是個傳說。
杜元章抱怨地說,由于許由城村委會從 2009 年中開始非法占地搞所謂的新農村建設,在沒有任何合法手續的情況下建樓銷售并且樓房還有賣給外村的,因此,許由城村已由原來的樣板村變成了下雨就積水成河,四處可見廢墟的村莊。
許多許由城村民對舊村改造持反對意見:“手續公告都沒見過,沒有拆遷征地和規劃許可,更沒有聽證和評估,村民大會上大家一致反對改造,村書記當時口口聲聲說既然村民們反對就不拆了,沒想到他卻自食其言,于開會后沒多久便開始大搞非法拆遷!
很顯然,許由城村民遭遇了一場許多中國農民正在遭遇的“被上樓運動”,所謂的被上樓,是指各地為了換取城鎮建設用地指標,將農民的宅基地復墾用來增加耕地,從而強迫廣大農民搬出平房,搬上樓房。各地規模浩大的拆遷運動,打著各種旗號,如城鄉統籌、新農村建設、舊村改造、小城鎮化等等,也有對應政策推出,如村改社,宅基地換房,土地換社保等,這些拆村運動使得農民們不得不“被上樓”,“被上樓”引發的涉訪糾紛和“冤案”數不勝數,其中以平度記者陳寶成被抓事件最為典型,陳寶成被抓事件是若干被上樓運動中的一個引發涉訪涉案糾紛的縮影,許由城村杜元章等人的鐵人三項不過是一個延續 …
許由城村自 2000 年至 2008 年進行新農村改造,已經是花園式新村, 2009 年 1 月被有關部門定為新農村建設樣板第一村、文明村。許由城村一共 600 多戶村民,截至到 2014 年 1 月仍有約 400 戶拒絕搬遷,因為在他們看來許由城村并不算破舊,甚至是遠近聞名的樣板村。該村的新鐵人三項運動代表杜元章和杜元峰等人則堅信:“已經搬走的村民大部分是受不了村里和鎮里拆遷人員的野蠻逼遷才走的!
在這個網絡盛行的年代,大家對于“野蠻逼遷”這個詞匯也許都不陌生。暴力一點的野蠻逼遷如:恐嚇、打人、砸東西、停水、斷電、潑糞便、威脅強拆等。還有一種野蠻逼遷則摻雜了公權,如:停發工資或退休金、停工作、開除公職、不許參軍入伍等。摻雜了公權的野蠻逼遷大有濫用職權的成分,可摻雜了濫用職權的野蠻逼遷在當下尤為盛行, 2013 年媒體曝光湖南長沙一教師因為家屬拒不搬遷被停掉工作回家做家人的工作,此事一經曝光引發國人一片唏噓。
事實上,杜元章等人的猜疑并不無根據。許由城村新鐵人三項運動員之一王俊華的蘑菇菌種還因為村委會蓋樓被毀,他自稱損失約 30 萬元,而許由城村民因為抗拒村委會和鎮里實施的舊村改造,亦在 2010 年 10 月遭遇了各種斷水、斷電、斷有線電視、斷路等厄運。為此,杜元章等村民聯合將非法拆遷、逼遷行為反映到省市縣等多個部門,問題未及時得到解決,相反卻招來了報復, 2010 年國慶前夕,杜元章被數名來歷不明者恐嚇,直到后來很久之后許由城村才被恢復供電、供水等。
大多數“被上樓”的農民認為村里或者鎮里實施舊村改造,村里和鎮里就一定就是罪魁禍首,其實不然,在我接觸的“被上樓”事件中,大多村、鎮級單位只是被上樓的執行者,而真正的幕后黑手不乏有縣、區、市的有關政府部門參與其中,這些幕后黑手不顯山不露水的在背后操控基層單位不惜一切手段和代價大搞被上樓運動,出了事有基層單位的人承擔,出了政績卻算在自己的頭上,好不快哉,這正是無利不起早的最好表現。
杜元章等人的信訪行為雖然引起了他們縣有關部門的重視,可許由城村民們“被上樓”的厄運卻遠沒有結束,因為就在杜元章被恐嚇后的幾個月之后,村里和鎮里的拆遷人員再次出動大批人員并且動用武力繼續搞拆遷和逼遷。許由城的鐵人三項運動員們天生硬骨頭,那天村里和鎮里拆遷工作人員的武力沒能讓許由城村民屈服,雙方甚至還發生了流血沖突,現場混亂不堪,大有要出人命之態勢。
仗著自己有后臺或有背景而欺負人的人往往被人們稱之為狗仗人勢,杜元章說,村里和鎮里的拆遷工作人員到村里說是來拆遷的實際是來打架的,問他們要手續他們拿不出來,反而動手打人,還揚言打死有人償命,憤怒的許由城村民們奮死抗擊‘外敵’的入侵,據說當保衛者和入侵者共有 20 多人參戰,保衛者王俊華說自己當時被打昏迷,劉振海被打的心肌缺血,邵士英的胳臂被打骨折,有法醫鑒定輕傷害,屬于刑事案件但至今無人處理,打人者逍遙法外。保衛者郝存秀等人將非法拆遷的挖掘機砸壞,后來被判了緩刑。
村書記也復出
黨的十八大勝利召開之后,國家領導人提出了蒼蠅和老虎要一起打,可事實上老虎離普通民眾遠之又遠,“蒼蠅”卻在人民群眾的眼前左搖右晃十分惡心,新鐵人三項運動員杜元章等人除了控訴許由城村的舊村改造外,還從 2009 年開始通過信訪的方式控訴許由城村書記涉嫌違法亂紀,至今已無數次前往縣、市、省、北京進行檢舉,但并無實質性結果。
彼時,許由城村支書是呂寶明,此時,許由城村現任村支書仍然是呂寶明。
而自從杜元章等村民在 2009 年第一次檢舉揭發呂寶明的行為后,呂寶明曾被探沂鎮政府給予黨內警告處分,并在 2012 年被免去村書記職務。那么,已經被免去了村書記職務為何仍擔任村書?
針對此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訴本書作者,實際呂寶明是被免職兩次,其中一次村民沒有書面的證據,由于他和某領導勾結在一起,被免職后仍然操控村委會。和許多村干部一樣,呂寶明確實有過人之技,在 2013 年換屆選舉時他通過某種手段,又重新被選舉為黨支部書記,未受到法律的懲處,相反卻在鎮領導的眼皮底下重新當起了村支書,實屬可笑。
說到呂寶明,我不得不說一個叫龐興杰的村主任,他是河北定州的一位村官,一個十足的好人,可好人龐興杰卻在村干部的派系斗爭中被人連下黑手,兒子龐景州被誣陷判刑,自己村主任的職務也被街道辦事處某些令人難以啟齒的官員一句話免掉了村主任的職務讓一個緩刑犯當上了村主任,那個非法免掉龐興杰村主任職務的官兒還諷刺龐興杰:“你是好人你管不了村民,壞人管好人好管!你是好人所以你管不了好人!”普天之下,類似該官的“壞人管好人”的荒唐邏輯屢見不鮮。
呂寶明的違法亂紀行為有據可查,在山東省國土資源廳出具的【信核字 (2013)7 號】信訪事項復核意見書上可以看到, 2009 年和 2010 年,以呂寶明為首的許由城村委會違法用地 30.26 畝、 36.20 畝和 24.83 畝建居民樓和社區均被費縣國土局查處。
沂沭河水利管理局出具的《費縣許由城村臨時采砂情況說明》更是證明以呂寶明為首的許由城村委會在 2010 年 8 月在祊河里采砂,“他采砂的盈利款貌似去向不明,至今未公布賬目,最惡劣的是他們越界采砂將土地毀于一旦!
2013 年 11 月,自由撰稿人劉躍先,也就是本文的原作者曾親自到許由城村核實杜元章等人所反映問題的真實性,劉躍先曾跟隨村民杜元章等人來到當年許由城村委會在祊河的采砂現場,兩片被采砂河道與原河道明顯不一,呈凹狀。杜元峰告訴劉躍先,采沙與盈利多少都能算得出,毀地數十畝也算的出,可至今呂寶明等人沒有被追責,采砂賬目也未公布,懷疑早已經被侵吞了。
針對以村書記呂寶明為首的許由城村委會非法占地建房、毀地挖沙一事,北京多位法學人士指出,其行為已經涉嫌犯罪。我國刑法和土地管理法對非法占地被追究刑責的標準作出了明確規定,從許由城村的非法占地情況來看,已超立案標準,但國土資源部門面對杜元章們的檢舉為何視為不見 ? 或許只有天曉得!
“看來杜元章們所在的那個鎮,那個村確實沒有什么人才,非要讓一個劣跡斑斑且涉嫌多宗土地犯罪的人當村書記,看來這個村書記和鎮里領導的關系非同尋常,建議上級紀檢部門查查他們。 2014 年 1 月,北京一位法學人士翻看杜元章提供的案卷材料時如實說。
許多人經常把免職和撤職混淆,有人認為免職之后被免職者的仕途就 OVER 了,其實免職與撤職完全不同,免職的背后有很多玄機,它的定義是:依法享有任免權的機關按照法律或者規定制度,免去某人所擔任職務的行為。如本文作者在 2009 年監督的重慶忠縣民政局野蠻挖尸案,那個涉事的民政局長在輿論的監督下被免去民政局長的職務,還有江西宜黃拆遷自焚案的一些官員也是被免職,耐人尋味的是,那些被免職官員的臉皮總是比城墻還厚,總不肯拋棄他們的金飯碗,在被免職之后不久又像明星一樣復出,唯一與明星不同的他們的復出屬于“羞嗒嗒的玫瑰靜悄悄的開”類型,可見當代中國官場的奧妙博大精深。(作者 王言珉)

聲明:本欄目文章和評論等作品僅代表原作者或所在媒體的觀點,本站對文章版權的歸屬,權利瑕疵及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和完整性等情況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如因此發生的糾紛,均與本站無關。如本欄目文章和評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來電告知,我們將盡快處理。
來頂一下
近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留言 共有條留言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新浪分分彩计划在线 全天北京PK10开奖计划 极速赛车龙虎怎样算 腾讯分分彩开奖历史 全天腾讯分分彩网址